直播邱建良比赛现场和直播秦始皇来上工了吗

2024-01-28 10:50:05
快手&抖音直播伴侣 > 直播平台 > 直播邱建良比赛现场和直播秦始皇来上工了吗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直播邱建良比赛现场,以及直播秦始皇来上工了吗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详情介绍:

邱建良首次跨界MMA对手竟如此强悍,抱摔凶狠让世界第一头疼!

为了备战万茗堂·勇士的荣耀36资阳站的比赛,这个中秋节邱建良没有选择回家与家人团聚,而是留在俱乐部备战训练。

距离10月20日的比赛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邱建良的备战任务十分繁重,好在有好兄弟崔刘才的帮助,每一天邱建良都能感到自己在慢慢进步。

走进铁笼打MMA,对于邱建良来说是第一次。相比于拳击来说,跨界综合格斗需要他在短时间内学习大量的地面缠斗技术,这对于邱建良来说是个非常大的挑战,以至于世界第一都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一个月时间能不能练好综合格斗中的防摔?答案是肯定够呛。"

第一次进行综合格斗比赛,邱建良就遇到了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

29岁的挪威选手埃文森综合格斗比赛经验丰富,站立打击精准,地面缠斗技术出色,个头不高但爆发力十足,在比赛中会以绝对的力量将对手抱摔在地上,然后在地面上一步步将对手逼到绝境!

"对手的视频我看了,我还真怕自己撑不过一个回合!"

即便是面对强悍的对手,邱建良的心态依旧十分乐观,还会和我们开开玩笑。目前邱建良的备战状态十分好,在教练团队的指导下,正在进行着有条不紊的训练。对于邱建良来说,进行综合格斗比赛一直都是他的梦想,如今梦想将要成为现实,他的内心十分激动。

首次登上综合格斗擂台,邱建良会有怎样精彩的表现?10月20日19:00,万茗堂·勇士的荣耀36资阳站,爱奇艺直播,精彩比赛,敬请期待!购票详情关注勇士的荣耀官微!

朱棣为什么迁都北京?揭朱棣迁都北京的真相

请点↑↑↑ 北京卫视 ↑↑↑关注↑↑↑ 欢迎关注《北京卫视》官方账号
《档案》播出时间:每周一至周三晚2316

北京通州区的皇木厂村有一棵古树,600岁的槐树!这棵树见证了北京城的兴建。

朱棣为何在南京总做恶梦

公元1403 年1月23日,中国农历癸未年,大年初一。从这一天起,明王朝建文这个年号将被历史尘封,取而代之的,是大明朝第三个皇帝朱棣,正式启用永乐作为自己的年号,这一年为永乐元年。

朱棣改年号为永乐的时候,明朝的首都并不是在北京,而是在应天,也就是今天的南京。而北京城在当时的版图上,还只是朝廷的一个布政司,叫做北平。

但朱棣对北平的感情非同一般,11岁的时候朱棣被封为燕王,从此就一直生活在北平这座城市,可以说北平算是朱棣的故乡,人城之间的感情之深,可想而知。

深到什么程度呢?改年号之后不到半月,永乐元年的正月十三,朱棣在朝堂之上,接见了礼部尚书李至刚。据史书记载,正是在这次会面中,李至刚提出了一个建议。他说,我以为北平这个地方,是皇上承运龙兴之地。应该遵循太祖高皇帝,另设一个都城的制度,把北平立为京都。永乐皇帝当即非常高兴地答应了下来,随后便昭告天下,将北平升为北京,作为王朝的第二个京都。

曾经在北方生活多年的永乐皇帝,似乎是越来越不喜欢住在南京,除了对南方自然环境的不适应,想必更多的,是脱不开心理上的负担。此时的朱棣,作为一个从侄儿手中夺取皇权,刚登大极的皇帝,建文帝旧臣的公开反对、杀人过多的恶名、猝不及防的刺杀……他面临太多棘手的问题。

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攻入南京城时,他的侄儿建文帝就在一场大火中神秘失踪,生死不明。尽管他按天子礼仪,给这位侄儿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但建文帝“死不见尸”这件事,始终是朱棣最大的一块心病。

南京城里,这位永乐皇帝经常做恶梦,此时,他或许更加强烈地开始怀念他的故地,北京。

很快,在永乐元年的5月份,一次临朝时,朱棣对大臣们说,北京是我旧时的封国。有国社国稷,将实施国都的礼治。然而皇帝的建议,却遭到了大臣们的激烈反对。从那以后,朱棣谨慎了很多,他开始以迂回而秘密的方式,为迁都进行系统而缜密的准备。

朱棣如何秘密谋划迁都?

那么朱棣都做了什么样的准备呢?《明史》卷六,本纪第六,成祖二中,上面有这么一段记载:“甲戌,徙直隶苏州等十郡、浙江等九省富民实北京”。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在永乐元年的农历八月,很多南方,尤其是江浙一带比较富有的人,得到朝廷的指派,迁往北京。

背井离乡?谁干啊?更何况还都是十郡九省的富人?这其中,当然是有背后的原因的——根据史书中明确记载,凡迁往北京者,均可获得五年免缴税赋的优待条件,这里面的实惠,可是很大的。

于是,自公元1403年起,在由北平刚刚改称为北京的这座都城之中,突然“充实”进了很多来自江浙等地的南方人,他们很快便在北京扎下根来,做起他们以往在南方所经营的生意,同时在北京的郊区,也多了很多农民开始垦荒种地,大规模的移民工程开始了。

尽管在史书中,并没有明确记录这些人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从江浙一带长途跋涉来到北京的,但综合一下移民的来源——苏州等十郡、浙江等九省,再想想朱棣那么火急火燎、但求最快的心情,一切,都指向了最有可能的迁徙途径,那就是,京杭大运河。

永乐四年,公元1406年闰七月初五,南京的皇宫里发生了一件让朱棣高兴的事。这一天的朝堂之上,以淇国公丘福为首的文武大臣请建北京宫殿“以备巡幸”。

“以备巡幸”,也就是说在北京建设宫殿并不是为了迁都,而是为了给皇帝巡视北京时有个住的地方,但这对于朱棣而言也是离他的目标大大地进了一步。

至于这个提议是出于永乐皇帝本人的暗中授意,还是大臣们自己揣摩上意的结果,谁也说不清。总之,结果自然是永乐皇帝非常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建议,而且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眼下,就连建设宫殿的计划都安排了下来:派遣大臣去四川、湖南、湖北(湖广)、江西、浙江、山西监督开采木材、烧造砖瓦,并征集在南京和京畿地区以及河南、山东、陕西、山西、凤阳的驻军,河南、山东、陕西、山西、南京和京畿各府的民工,第二年五月就到北京来上工。

一场浩大的工程,拉开了序幕。

为何说“先有皇木厂,后有北京城”?

有关北京城的建造,民间流传着这么一个俗语的模式,叫“先有…,后有北京城。”比如“先有莲花池,后有北京城”、“先有后门桥,后有北京城”等等,而无论内容如何多变,那个“先有”的东西,一定和水系有关。

发达城市,必依水而建,具体到皇城北京,一个可以笃定的事实是:先有大运河,后有北京城,而如果再细致一些的话,如果说“先有皇木厂,后有北京城”,也绝不过分。

永乐四年,朝堂之上,从决定要在北京建立一座宫殿开始,南下伐木的任务就已经启动了,采木的官员经大运河南下,到浙江、湖广等地采集木料,由于陆路运输时间长、消耗大,这些从南方运来的木料,都是走水运,装船经大运河运输到皇木厂码头卸货,并储存在这里,再经陆路运进皇宫。

而皇木厂村,就是因为曾是京城内外皇家建筑所需木材的存放地,而得名的。

在运河沿线,不只有皇木厂村一个因运送皇家木料而得名的地点,被派往四川的工部尚书宋礼,曾经向皇帝描述过这样一次大木出山的情景。有一天山洪暴发,一株大木顺流而下,遇有巨石拦路,大木发出像雷鸣一样的巨响,撞击巨石。巨石裂开大木完好无缺。永乐皇帝听后,啧啧称奇,将发生这一故事的那座大山封为神木山。而那棵大木在经过运河输送到北京后,存放在了哪儿呢?想必您也听说过这个地名儿——神木厂。

神木厂、皇木厂,这些出现在北京大运河文化带上的名称,无一不在记述着皇城兴起的历程。根据史料记载,那些开采树木的官员、工人,常常要出入南方的群山峻岭当中,尤其是开采楠木。

珍贵的楠木,多生长在原始森林的险峻之处,那里常常有虎豹蛇蟒的出没。官员和百姓们冒着危险进山采木,很多人丢失了性命。有人用“入山一千,出山五百”来形容采木的代价。

从北京的老城墙,再到故宫、天坛、颐和园等等皇家宫殿、园林,大量的建材,是通过京杭大运河而来。其中最著名的,当属紫禁城太和殿中的漫地金砖以及72根大柱。明朝年间,这些大柱均为整根的金丝楠木所制,其中顶梁一根,高12米7,直径1米06,令人惊叹不已。只不过,很可惜,如今人们在太和殿中看到的柱子,虽然规制相同,但已不是明朝年间的原物。明清时期,太和殿曾四次毁于大火,虽然也有过多次修复,但最早使用过那样名贵的树木,终究还是再难寻觅了。

今天,我们在太和殿中看到的巨柱,其实都已是在清后期修缮时,用松木拼凑出来的了。回望永乐年间,如此经历千辛万苦运到皇木厂储存,准备修筑皇宫的良材,朱棣当然是格外上心。为此,他专门指派心腹官员坐镇皇木厂,执行监督。而这个官员在皇木厂周围种下了一百多棵国槐。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槐树象征什么?

无数名贵木材眼前过,这位官员为何会对普通的国槐如此情有独钟呢?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槐树象征登科入仕,吉祥福瑞,有槐官相连的说法。而据说当年那位官员到任的时候,此地已有一棵自然生长的国槐。官员大喜,直接在这棵国槐的西边建了一个三合院,作为居所,同时下令,在周边广种多载。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年的百十株国槐,如今只剩下这一棵,陪伴着迁徙而来的民众,扎根于此,同时,更见证着一批又一批的身价不菲的南方同宗,顺流而来,又似匆匆过客,离开皇木厂,漂进都城,化身为那座伟大的宫殿,化为紫禁城。

皇木厂中无皇木,皇木厂中,如今也不见河。就在古槐的不远处,人们只能从一段京杭大运河的古河道遗址上,去寻味当年的运河渊源。遗址旁边,立有一碑,碑文有云:秦称沽水,汉名潞水,唐曰潞河,金天德三年(1151年)始成运河,元代京杭大运河形成后,时叫白河,雍正四年(1726年)才谓北运河。元至明中期,此处为大运河北端张家湾码头区域,舳舻蔽水,帆樯林立,景象壮观。

漕运和忽必烈有什么关系?

原本夜色已深,元大都的皇宫中本该在一片黑暗中沉睡,可此时,宫中一个院子里却有一个人正来回踱着步子,眉头紧锁。这是元世祖,忽必烈。

这个骁勇善战的北方汉子,想当年率蒙古大军横扫中原,斩荆披棘、势不可挡,没有什么能绊倒他。眼下,却被最基本的吃饭问题难住了。

此时,北方地区所产粮食,根本无法满足这个新王朝的需要,江南倒是盛产粮食,可河道不通,只能靠车辆陆路运来,费用损耗极大,长此以往,竟成了元帝国财政上一大负担,照这样下去,大元帝国迟早被活活拖垮。

怎么办?

由于当时江南到北京的一段还没有直达的人工运河,忽必烈只好委派大臣招安了当时两个著名的海盗,张瑄和朱清,走海运运输粮食。这件事情由张瑄他们来干,确可谓游刃有余,效率极高而且成本也降低不少。

张瑄他们指挥运粮船队从海上一直把船开到水浅无法航行之处才抛锚停航,卸粮装车,此处距元大都陆路运输只需一天路程。

这个地方,就是张家湾。它的名字,也正是忽必烈为嘉奖张瑄而诞生。

而这条由海上到内河航线的开通,进一步巩固了元朝的统治。从此以后,南下北上的粮船、货船、客船,都到张家湾换车换船,这里也迅速发展成一个喧闹、繁华的码头商业区,成为中国北方水陆交通枢纽。

当然,无论是海运还是内河运输,其实都属于漕运的形式。漕运这词我们总听,可它究竟是什么?它可以说是一种重要的经济制度,利用水道调运粮食的一种专业运输。

天色渐暗,北京东四十条二十二号,几处不起眼的矮房,点起了招引食客的大红灯笼,精致的装修赋予了他们全新的使命,唯有一些标志性的门牌,还显示着这里曾经的功能,粮仓。

南新仓是明清两朝代京都储藏皇粮、俸米的皇家官仓,明永乐七年,即1409年起建,至今也有600余年的历史了。南新仓现保留古仓廒9座,是全国仅有、北京现存规模最大、现状保存最完好的皇家仓廒,也是漕运史的历史见证。

而漕运的起源远比南新仓的历史早得多,从秦始皇北征匈奴时便开启了漕运的历史,隋唐大运河开通后,漕运的作用和地位愈加重要。到了元朝,开通京杭大运河,南方物资可直接运至通州,保证了北京此地政治中心地位的稳固。

张瑄首次指挥海运运输漕粮至张家湾,是在至元二十二年,即1285年,七年之后,公元1292年,元世祖忽必烈下令修建大运河北京段的漕运河道,由通州直接进入大都。一年后,河道修通,元世祖将此河命名为“通惠河”,张家湾的作用也就愈加凸显。

如果没有整条京杭大运河愈加完善的漕运体系,也就不会有明朝时“漂来的北京城”一说,漕运的概念也由单纯的粮食扩充到各种南来北往的物资,皇木厂等仓储集散地,也越来越多地增添了人气。

时至清朝前中期,漕运制度愈加细化、也愈加严格。漕粮运输均由官府管理、军队押运,全国上下运军水手就高达十万之众。大家熟悉的电视剧《漕运码头》,讲的就是相关的故事。而拍摄地点,其实就在张家湾。

几百年前的漕运什么样?

国家博物馆有一幅画《潞河督运图》,从中可以穿越时空,看到几百年前漕运的盛况。

从画面上看,河道各种船只有的扬帆离岸,有的落帆停泊码头,拉纤的,卸货的,推小车的,清晰可辨。岸上的古通州城内,仓库、商号、酒肆林立,既有京东商贸中心的繁荣气象,又有水陆教会枢纽、民生百态的真实写生。

《潞河督运图》中画有官船、商船、货船、渔船等64只,官吏、商贾、船户、妇孺、盐坨杂役等八百二十余人。洋洋洒洒地向我们展示了清朝乾隆年间,潞河漕运经济、商贸及民俗的盛况,它也被誉为京杭大运河上的《清明上河图》,足以见得它的伟大与珍贵。

潞河的称谓源自今北京通州至天津塘沽的白河,白河古称“潞河”。西汉在现在通州区东大约4公里处设立“路县”,东汉时因“潞河”而改为“潞县”,并一直沿用到辽国时。1151年,金海陵王灭辽迁都燕京后,取“漕运通济”之意,在潞县之西、现通州地区设置通州,后又将潞县、三河县划归通州管辖。

关于《潞河督运图》这幅画到底画的是哪里,长期以来,史学界存有争议。有专家考证,《潞河督运图》是从汪洋一片的张家湾画起,经由通州东关大街之东侧而北至通州税课司衙门,反映的地区绵延十余里。可也有人称,这幅画描绘的是天津的景象。

随着岁月的掩埋,画中情景究竟是何处,至今在史学界仍无最终定论。但无论描绘的是哪里,这张画卷都向我们展现了一派别样的运河漕运的文化风貌。

正如坊间那句流传很广的说法,“一京二卫三通州”,“京”为北京,“卫”指天津,而与京津并列,突显出了通州在大运河漕运文化中的显赫地位。

“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相传,这是乾隆皇帝往返京城江南之间时,眼见运河漕运盛况,脱口而出的感慨。对比《潞河督运图》,好一派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红火。只不过,自乾隆朝之后,漕运在清中后期逐渐走向衰落。张家湾,也慢慢地发生了改变。

在皇木厂村古河道遗址的石碑上,还写着这样一句话:在清嘉庆十三年以前,京杭大运河流经于此。也就是说,从清朝嘉庆十三年,也就是公元1808年开始,大运河就不再从这一带流过了。这是什么情况呢?

《光绪顺天府志》,上面有这么一段记载:“张家湾水道日淤,十一年,漕运暂由康家沟。十二年,濬(jun四声)张家湾。十三年,水溜仍赴康家沟,河底低于张家湾丈余,水道已成,漕船遂不复由张家湾矣”。

这段记述说明什么呢?原来,由于张家湾汇聚了多条水道,浑河的泥沙,北运河的冲击,最终导致了一场灾难的发生,运河在康家沟一带冲出了另一条河道,而张家湾的旧河道被大量的泥沙淤平。

当地的人们当然不愿就此放弃张家湾的漕运兴盛,从第二年开始就尝试各种方法,清理河道。但是于事无补,常年累月的淤积,张家湾一带的河床已经高于分洪河道,在当时,着实没有办法补救,只能眼瞅着运河改道,从别的地方经过。只剩空荡荡的码头,留存着千帆竟过、百舸争流的回忆。

时过境迁,几百年前因为运河而兴盛的这些地方,已经失去了它们的原始功能,但沿着大运河漂到这里的人,却形成了一个个聚落,世世代代地延续着“京门”生活。因运河而成长起来的村庄,也从未停止过发展的脚步。皇木厂村便是最典型的代表。

2020年,故宫博物院将迎来紫禁城建成600年,而皇木厂村的老槐树也将迎来613岁的的大寿。它们看似独立,却又遥相呼应,被大运河文化这条纽带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就在前不久,不知从哪里“飘来”的种子,落脚在了皇木厂村,“老爷子”的树干上,长出了一棵新的枝芽。

作者:piikee | 分类:直播平台 | 浏览:30 | 评论:0